您现在的位置:砚山县人大>> 代表风采>>正文内容

大山里的健康守护者——记蚌峨乡十二届人大代表、乡村医生李太莲

 

李太莲,女,壮族,1965年3月出生于砚山县蚌峨乡六掌村委会六掌大寨村小组。2013年起连任蚌峨乡十一届、十二届人大代表,六掌村“两委”委员、村妇代会主任,2017年9月村妇代会改妇联后任村妇联主席。现为六掌村委会乡村医生,负责六掌大寨、良子、下寨3个村小组乡村卫生工作。

乡村医生的一天

2017年10月9日下午,笔者预约来到六掌村卫生室见到李太莲时,一位三十岁左右背着孩子的年轻妈妈正好来看病,述说自己“身子软”“没力气”。李太莲倾听年轻妈妈说完病情后,仔细给她听诊、量体温,告诉她只是得了轻微感冒。打好针配好药时,李太莲指着药瓶细心叮嘱对方:“记住了,藿香正气水一定要兑温开水喝,药效才好”。当对方问及“要在饭前吃还是饭后吃”时,李太莲又耐心解释道:“饭后吃,饭前服药易伤胃。”

看看年轻妈妈背上的孩子,李太莲又若有所思地说:“产后体内的抗体少,要注意补充营养。现在刚换季(进入秋季),带孩子就不要吃生冷食物了。”得知对方平时还会反胃、乏力时,她又举平双手,一边用右手掐起自己左手虎口上的穴位做示范,一边笑着解释:“都说‘面口合谷收’,这儿就是河谷穴,平时遇到反胃、流清口水或者晕车都可以掐一掐,很快就会好过许多。”

结账时,扣去新农合补助的部分后应收2.3元,李太莲笑着说:“三毛钱就不要了,给两块就行。”目送对方出门后,她又坐到桌子前开始埋头登记台账。李太莲告诉笔者,现在每看一个病人都要及时收集好处方,填好门诊日志、减免登记表和发票并归档,每个月20号统一到乡级卫生院报销,“每看好一个病人,就要立刻梳理好材料,这样才不会乱”。

从下午三点半笔者来到卫生室,到傍晚接近七点时李太莲关门离开,她共接了包括中年妇女、老人、小学生、幼儿在内的八九名病人。有时两三个患者同时等着看病,李太莲就会一边微笑着招呼他们耐心等候,一边按医疗保障簿排好的顺序依次给病人看病,并针对他们各自病情简要讲解保健知识。

李太莲在教患者用药

处理完卫生室的事情后,李太莲骑车回到近3公里外的六掌下寨家里时,路上已快看不清人影。她从房前地里随手拔了几棵青菜和白菜,回到家中就开始做饭。一会儿,在蚌峨街开药店的老公刘光全也回到家一块忙活起来。可从做饭到吃完饭不到两个小时的功夫,还是不时有人来家里看病,已经略显疲惫的李太莲又立刻振奋精神,带着灿烂笑容迎接患者。在她家卫生室的墙上,密密麻麻地贴着一条条白胶带,远看上去俨然分成了三大块,凑近一看,原来上面都是些人名和电话号码。李太莲说,墙上通讯录里这些人都是自己负责区域的“重点服务对象”,第一块是0至6岁需打预防针的婴幼儿和儿童,第二块是35至60岁的妇女,第三块则是65岁以上高血压、糖尿病患者。之所以将他们的电话分类贴在墙上,是为了平时记着,及时关注他们的动态。

给三四个患者看好病之后已经九点半,李太莲心里还在盘算着今晚即将召开的群众会上要做的事情。她找到村小组长、副组长一起商量:“会上我这里有两件事情要安排,一件是艾滋病防治知识宣传,另一件是近期乡上和村上就要分别召开党务问询和政务质询大会,会议筹备组分别给我发了征求意见表,我想在这里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,看提什么建议比较好……”

十来分钟后,村小组活动室里群众已经陆续坐好等待开会。李太莲坐在台上,用壮家话跟乡亲们简要介绍会议议程后开始了自己的议程。她从艾滋病的症状讲起,讲完艾滋病的危害、传播途径和预防措施后环视了周围的群众一眼,然后又不紧不慢地补充道:“虽然我们六掌下寨还没有发现艾滋病,但社会上这种病的发病率确实是越来越高,一旦染上就很难治好,所以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、做好预防。特别是这几年外出打工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多,人员流动很大,我们一定要叮嘱、教育他们洁身自爱……”

宣传防艾知识

这天晚上的群众会开完时已接近十一点,即将过去的一天,是忙碌而充实的一天。而对于51岁,身兼“乡村医生”“乡人大代表”“村‘两委’委员”“村妇联主席”等多个职位的李太莲来说,这也是普通的一天。

第一双新鞋子

如今的李太莲甚是让乡里邻居羡慕:农村老家、蚌峨街上、砚山县城都有房,女儿、儿子近年大学毕业后并先后就业,又各自结婚生子。从李太莲阳光自信的“招牌”笑脸上,应该很少有人知道背后那些让人既心酸又受鼓舞的故事,比如:直到13岁上初一的时候,她才穿上人生第一双新鞋子。

出生于60年代中叶的李太莲,13岁时正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并对中国产生深远影响的1978年。在那个缺衣少食的成长时代,她的鞋子都是大人们捡起穿坏的“解放鞋”,撕来鞋底后,加上布料做鞋帮,一针一线纳成。而且很多时候就她只有一双鞋,一直到初一这一年。那时每个周五放学回家,李太莲就小心翼翼的把这双鞋洗好晾干,周日晚返校的时候再穿上,遇到下雨晾不干的时候还要拿到火塘边烘干。在学校里,刻苦读书的李太莲还喜欢在课余去打打篮球,天生的高个也让她在球场上很是抢眼。那一年县上有个篮球赛,李太莲被挑选为蚌峨乡女队队员参赛。她清楚地记得去参赛时借来的那双鞋因为太大,硬是在里面塞了好几团布,穿着走起来才算勉强有点稳当。值得庆贺的是,这次比赛她们还获了奖,每个队员分得6毛钱。

李太莲为这事高兴了好几天,心想牵挂已久的第一双新鞋子购买计划这下子终于有了一点眉目。等到街天去看鞋时又吓了一跳:3块1毛再也不少,还差好多呢。后来细心的李太莲注意到街上有人收购麻栗壳,她就约同学每天放学后上山去捡,一天天扛回来攒起来。一个多月后的一个蚌峨街天,李太莲卖完麻栗壳后,终于如愿买到第一双新鞋子——一双浅蓝色的方口布鞋,一双只有在学校读书或者出去做客时才舍得穿的鞋子。

从医之路不平坦

在1981年的中考,一向刻苦读书的李太莲取得了全乡第三名的成绩。遗憾的是,离中专录取线还是差了3分。不甘心的李太莲多想回校插班(相当于现在说的“补习”)再拼一年,可面对一贫如洗的家境,又只好回家先干农活再作打算。因为不满足于种粮食填饱肚子,李太莲慢慢找到了挖药材赚钱的好商机。农忙之余,李太莲还是一样每天早早起来,草草填饱肚子后,带上一兜“晌午”又匆匆骑上马,奔走在村内外的山上挖药材。累了饿了歇下吃晌午的时候,因为担心马儿挨饿,李太莲总会留一半“晌午”与它分享。

这一年,尽管卖药材换来了一些钱,李太莲并不满足,脑子里想的全是读书。有道是“苦心人,天不负”,日夜渴望通过读书改变命运的这个农村孩子,终于在回家干活一年后迎来转机。那时县卫生局即将开办的乡医培训班开始面向全县招生,每个村公所(那时还没有改制成今天的“村委会”)限招1名学生,这次李太莲终于如愿考取,获得了继续学习的机会,学成后当上一名“赤脚医生”。白天,她在给乡亲看病之余,还要做地里农活;晚上吃过饭,又抬起医药书籍,对着煤油灯钻研充电。参加工作后,她对学习依然保持着一股韧劲和热情,不肯放过一点提升自我的机会。1985年她又考到县上举办的乡医进修班学习,1997年在文山卫校学习了2年。

正是靠着不断学习实践,李太莲在从医路上摸爬滚打了三十余载,终于成了一名在蚌峨乡小有名气的乡村医生。平时,李太莲在六掌村卫生室坐诊,老公刘光全在蚌峨街守着自家药店;一到街天,夫妻俩就一块到药店上班,来这里看病开药的人也络绎不绝。

“要致富,得下苦功夫”

“许多人都羡慕我们,以为当乡村医生很赚钱,其实不是的。我们在家还养猪、栽树。要想脱贫致富,还是要下一番苦功夫!”回忆起过去艰苦奋斗的经历时,李太莲一脸平静。

李太莲记忆最深刻的,是女儿、儿子相继出生后不久的那段日子,除了做家里的农活,来到卫生室坐诊的空隙也舍不得停歇,用闲暇时间在卫生室门前地上栽了一大片南瓜。上午来卫生室的时候,用竹篮挑着姐弟俩晃悠着过来,然后让他们坐在卫生室隔壁供销社的柜台上,在管理员的帮忙照看下玩耍。接着,病人来了就看病,一有空又下地干活。等接完诊回家时,竹篮一边坐着姐弟俩,一边载着南瓜、藤蔓之类的猪食。她家中猪圈内,总是养着不少于五头猪。为了让猪长得快一点,他们一家还常常会从乡上的粮管所买来一些米糠和碎米。为了养猪,他们还买来了村里第一台猪食机。

“当时农业局还给我们下派了一名叫朱刚的工作队员,非常细心地教我们发展养殖。我记得他曾吩咐我们‘绿叶猪食不要煮熟,这样其中的维生素、矿物质不易流失’。我们就按他的吩咐先烧开水,然后放玉米面、米糠、碎米接着烧涨后退火,又把生猪食往锅里一倒,紧接着出锅给猪喂食。这样喂起来猪的确长得很快,我们都不用喂饲料,一年就差不多可以养成两批。留下一头做过年猪后,卖猪还是能赚一些钱。”

“朱刚兄弟还有一句话让我印象也很深刻,叫‘有山靠山吃山’,意思就是要把我们的山地充分利用起来发展产业。在他的鼓励和指导下,我们早在90年代就在自家山地里栽了杉木。我姑娘上大学的时候砍了一批就卖了一万五,开学还用不完呢!我们每次砍杉木都只挑成材的,不搞‘满山倒’,这样林子自身恢复也快。到现在我们这片杉木已经卖得8万多块钱。”说话间,李太莲脸上除了发展种养殖增收带来的喜悦,还洋溢着对帮扶队员的感激之情。

此外,每当蚌峨街上有宗地出让,李太莲一家就会第一时间打听核实消息,遇到合适的就立马出手,之后遇到合适的买家又转让。“前年有一块地基转手出去的时候,头天晚上才与买主谈好,第二天就有另一家来跟我们说愿意多出十万块钱来转。我们也心动过一小会儿,但最终还是拒绝了他们。毕竟,我们就是靠信誉一步步走过来,怎么能随便就丢呢。”李太莲平静地说。

 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