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砚山县人大>> 人大艺苑>>正文内容

古槐树下

A

 

  这是一个偏远的山区小镇,仅有的一条青石板铺就的路在镇中横穿而过。镇口,有一棵不知多少年月的古槐,古槐的对面,是一所小学。每天清晨,人们总见老人挑着一付饺面担子来到古槐树下,孤独且默默地守候着,直到傍晚离去。

  那是一个残戾的冬日,寒风卷去古槐树上仅有的几片残叶,树下的老人不由将那张多宛如槐树疤结一般的脸,朝衣领里缩了缩,并揉搓着冻僵的双手。

  “你冷吗?”

  突然,一个童音在他的身前响起,老人不由一楞,抬起头来,见一位七八岁的男孩站在他的面前,一双清澈的眼睛探寻地望着老人。

  “噢,不冷、不冷。”老人的心中蓦然感到一丝温暖。这时,他看见男孩的手中拿着一快啃了一半的干馒头,便问道:“放学了,你怎么不回家吃饭?”

  男孩犹豫了片刻,答道:“我家在好远的城里。”

  “那你怎么到这儿来的呢?”老人好奇地问。

  男孩清澈的眼里飘过一丝忧郁,他垂下眼帘,迟迟疑疑地说道:“我爸爸不要妈妈了,妈妈经常上夜班,不好带我,就把我送到舅舅家,舅母说村子离这个学校远,就叫我带了馒头,中午不要回去了。”

  老人的心中涌起一种酸酸的感觉,他赶忙将男孩拉到身边,拔大饺面架下的柴火让孩子取暖,说:“爷爷给你下碗水饺。”

  “不,我有吃的。”

  男孩坚决地拒绝着。老人只好倒了碗开水给他。

  “爷爷,你怎么不回家呢?”男孩啃着馒头忽然问道。

  老人似乎颤了一下,他望着孩子单纯的眼睛,缓缓地说:“爷爷只有一个人。”

  男孩不解地望着老人,好半天,才小心翼翼地说:“那我天天中午来陪爷爷好吗?”

  “好、好。”老人由衷地高兴。

  从此,打镇口经过的人们,便常看到古槐树下那一老一小在一起的身影,而那老人脸上的皱纹似乎也逐渐地展开。

  ——“爷爷,这棵树死了吗?”

  ——“没有,它只是老了,到了春天,它会长出好多好多的叶子的。”

 

  B

 

  时光平静地流淌,老人开朗的笑声和孩子清纯的笑声时时碰响中午的阳光。而老人也比以前来得更早了,走得也更迟。清晨,他目送着孩子走进校门。傍晚,他又目送孩子幼小的身影没入远方的田野。

  一天中午,当男孩像往常一样走到老人的面前时,他发现孩子的书包被撕裂了一块,脸上也有一道浅浅的伤痕,他关切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  “他们打我了。”孩子抹了抹红肿的眼睛。

  “他们干嘛打你?”老人为孩子整理着零乱的衣服。

  “他们说我是个没人要的孩子,是个野种。”泪水顺着孩子的眼角,扑簌簌地流了下来。

  老人长叹了口气,紧紧地拥着孩子。

  下午,人们看见老人气冲冲地跨入了从未走入过的校门,之后,孩子们知道了,门口的老头是那个远方来的男孩的爷爷。

 

  C

 

  又是一个平常的日子,老人早早地来到古槐树下,等待着孩子的到来。可是,上课的铃声响起了,也没见到男孩的身影。

  阳光逐渐缩短着古槐树的阴影,老人焦急不安地等待着。

  直到中午放学了,老人才惊喜地看到从远方跑来的男孩。而男孩的身后,跟着一位神情忧郁的女人。

  “爷爷,我知道你一定在等我。”男孩扑到老人的怀里,眼泪流了出来。

  “哎呀,怎么啦?”老人吃惊地蹲下身子,望着孩子又望望孩子身后的女人。

  “我来接他回去。”那女人低低地说。

  “接他回去?”老人愣住了,他明白了眼前的一切,但他似乎不能接受这个事实。

  “爷爷,我要回去了,以后不能来陪你了。“

  孩子抽泣的话语,让老人鼻子一酸,老人的眼里立即噙满了泪水,“回去好,回去好。”他连连说着,并给男孩擦去脸上的泪水。他想起什么,站起身对女人说道:“我下碗水饺给孩子吃好吗?这么多日子,他从没吃过一口。”

  女人点点头。

  老人迅速地下好满满的一碗水饺。看着孩子一口一口地吃下,老人偷偷地抹去眼角混浊的泪水。当他得知孩子明天早晨才离开时,便向女人请求道:“让孩子明天一早到我这儿来一下,好吗?”

  女人又点点头。

  第二天清晨,当孩子赶到镇口,却不见老人的身影。古槐树那遒劲的枝杈在风中发出呼呼的声响,使男孩感到无比的孤独与心伤。他默默地等待良久,然后,从身上的书包中拿出纸和笔,一笔一划地写下几个字,将纸折叠好用一块石子压在古槐树下,恋恋不舍地随女人离去。

 

  D

 

  风,渐止了,早晨的阳光抚摸着古槐树饱经风霜的苍老身躯。这时,老人匆匆来到了树下,可他没能见到男孩,在盘根错节的树根旁,他拣到了孩子留下的纸条。

  没过多久,老人就离开了这个世界。人们在老人的枕边发现一个包裹,打开来,里面是一只非常漂亮的书包和几本连环画——那是老人连夜翻山越岭到附近的一个县城去买的。

  在安葬老人的时候,人们又发现,老人的手中紧紧地握着一张纸条,那上面写着:“爷爷,我走了,我好想你啊。”

 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